Insolvent Cayman companies: will the Court wind up or allow an opportunity to restructure? (Simplified Chinese) 资不抵债的开曼公司:法院会清盘还是允许重组的机会?

简介

在其 2022 年 1 月关于长兴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判决中,[1] 开曼群岛大法院(法院)下令立即清盘长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长兴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开曼群岛控股公司,通过其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子公司经营制造和零售服装业务。 在发出即时清盘令时,法院拒绝了长兴国际在最后一刻任命重组临时清盘人及将清盘呈请延期的申请,理由是法院没有足够证据证明重组可行或符合债权人最佳利益。

背景

呈请人最初担任长兴国际两次债券发行的配售代理,并且是部分债券的注册持有人。于2019 年和 2021 年,长兴国际拖欠了请愿人持有的债券到期的利息和本金支付。欠款并未全数偿还,2021 年 9 月,呈请人向长兴国际提出6,700万港元的法定要求偿债书。长兴国际未能依从法定要求偿债书,并于 2021 年 12 月向长兴国际提出清盘呈请,理由是其无法在到期时偿还其债务。

长兴国际没有质疑对呈请人所欠债务,而是(在清盘呈请聆讯前夕)申请委任临时清盘人并押后清盘呈请,以探讨重组其债务的可能性。该申请是基于长兴国际在资产负债表上具有偿付能力,并在中国拥有可出售以偿还其债务并使长兴国际恢复盈利的有价值的房地产资产。

呈请人反对长兴国际的申请,并以长兴国际现金流无力偿债为由寻求立即清盘令,并进一步表示:

  • 请愿人对长兴国际的管理层表示严重担忧——长兴国际的两名现任董事此前批准了一项虚假贷款交易,导致长兴国际当时的审计师辞职并接受独立调查(一年多后仍在进行),初步调查结果包括该贷款似乎没有正当的商业目的。
  • 长兴国际违反香港联交所规定,自2018年以来未能提供综合经审计账目。此次失败是导致长兴国际的股份于2020年3月在香港联交所停牌的因素之一。长兴国际的股份自2018年以来一直未复牌。
  • 长兴国际对其财务未来的乐观主张没有得到文件证据的支持,经过仔细分析,这反而表明长兴国际的财务状况很糟糕。长兴国际的证据并未显示任何可能制定可行的重组建议或得到长兴国际的任何债权人的支持,因此本案的事实与法院准备任命重组临时清算人的其他案件存在重大差异.

法院的判决

法院一开始的原则是,如果法院信纳公司无法偿还债务,债权人有权获得清盘令,除非有特殊理由不发出清盘令。[2] 任何延期清盘申请必须有“合理依据”,无力偿债的公司有责任说服法院不发出清盘令。[3]

法院考虑了法院行使酌情权将清盘呈请延期的三大类:

  • 延期将促进公司债务重组。但只有在符合公司利益相关者的最佳利益并可能为公司利益相关者提供更好回报的情况下才会进行这样的延期 [4]
  • 如果公司具有资产负债表偿付能力,并且公司有合理的前景恢复现金流偿付能力(包括,例如,由于拟议的资产出售)[5]
  • 如果申请所依据的债务确实有实质性的争议(并且法院选择不以此为基础剔除申请)

就第一类案件而言,更大可能性取得延期的情况包括 (a) 当公司得到大多数债权人、拟议联合临时清盘人及/或相关上市当局(如适用)的支持延期,及 (b) 公司已采取积极的重组措施。 [6]

在本案中,长兴国际未能说服法庭,押后清盘呈请有合理依据。相反,法院得出结论认为,长兴国际的申请是在最后一刻试图避免清盘令(法院应对此保持警惕),并指出:

  • 尽管据称在 2021 年 4 月聘请了重组顾问,但长兴国际没有提供适当证据证明重组得到其任何债权人的支持,甚至无法提供重组提案的大纲。 唯一提出的建议是出售 长兴国际的房地产资产,法院认定,该资产已全部抵押
  • 长兴国际对其资产净值的乐观声明没有书面证据支持。长兴国际无法提供任何近期经审计的合并账目,现有的文件证据表明长兴国际的财务状况自2017年以来迅速恶化
  • 长兴国际没有解释为什么其在拖欠对请愿人的债券付款后大约一年内没有努力出售其资产
  • 虽然长兴国际也声称委任临时清盘人将有助于其避免被除牌,但法院认为长兴国际无法满足香港联交所规定的恢复上市要求
  • 一些现任董事(将与临时清盘人合作)与长兴国际管理不善有关,尤其是贷款交易

评述

下令立即清盘还是押后呈请并任命重组临时清盘人的问题通常是因应案件事实而定,并且涉及法院行使广泛的酌处权。 因此,在过分强调个人决定之前应谨慎行事。 然而,长兴国际的判决建立在贯穿案件的一贯主线之上:虽然开曼法院仍然愿意支持公司真正努力进行重组,但当一家无力偿债的公司未能积极主动地采取切实步骤进行重组时,面对无可争议的债权人索赔,法院将强制执行债权人立即清盘令的权利。 我们预计,这种平衡债权人和公司利益的方法将在开曼于2022年8月31日推出新的重组制度后延续下去。

Ogier 在本案中代表胜诉的呈请人。


[1] (FSD 349 of 2021 (MRHJ), unreported, 11 January 2022).

[2] Re Lummus Agricultural Services Ltd [2001] 1 BCLC 137 and 141; Re Sun Cheong Creative Development Holdings Limited (FSD 169 of 2020 (ASCJ), unreported, 26 September 2020).

[3] Re ACL Asean Tower Holdco Limited (FSD 171 of 2018 (IKJ), unreported, 8 March 2019).

[4] See, eg, Re Sun Cheong.

[5] See, eg, Re Minrealm [2008] 2 BCLC 141 and Byblos Bank SAL v Al-Khudhairy [1987] BCLC 232.

[6] ACL Asean [29].


About Ogier

Ogier provides practical advice on BVI, Cayman Islands, Guernsey, Irish, Jersey and Luxembourg law through its global network of offices. Ours is the only firm to advise on these six laws. We regularly win awards for the quality of our client service, our work and our people.

Disclaimer

This client briefing has been prepared for clients and professional associates of Ogier. The information and expressions of opinion which it contains are not intended to be a comprehensive study or to provide legal advice and should not be treated as a substitute for specific advice concerning individual situations.

Regulatory information can be found under Legal Notice